衡阳交通经济广播广告部

传统媒体仍是一座富矿

衡阳交通经济广播广告部  |  2019-03-18  |  阅读:896

传统媒体仍是一座富矿

近年来,唱衰传统媒体的声音时常出现。由于受到新媒体的恣意碾压,许多传统媒体的日子确实不好过,用户流失,品牌磨损,广告份额大幅下跌,影响力遭受蚕食,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。我们见到一个接一个的传统媒体消失,有的市场化传统媒体即便还活着,也多是被拍到岸上的鱼,命运岌岌可危。


传统媒体发展整体出现滑坡,首先在于价值被社会忽视或低估。


新媒体风生水起之后,传统媒体很多功能和价值被新媒体替代了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然而,传统媒体也有不可替代的价值:稀缺信息发掘、洞察以及优质内容的深加工能力。这种不可替代性不是时刻能被社会感受到的,只有在关键时间节点上才会凸显其稀缺性和重要性。前段时间,问题疫苗事件把人们带进焦虑易感区。此时,很多人蓦然回首,追问“调查记者去哪儿了”,似乎才意识到优质新闻内容的珍贵。


其次,传统媒体内容价值被新媒体大面积引流。


现今存在一个巨大的不公和扭曲现象:传统媒体辛辛苦苦的内容成果,被新媒体引流到自己的市场“圈地”。在流量逻辑驱动之下,对媒体价值的判断,单向度地简化为市场效益,不能“变现”为市场价值的内容生产,就没有什么价值。这种拜金主义的价值观大行其道,不利于传统媒体生存。


其三,资本的疯狂追捧。传统媒体多是体制内的,体制“防火墙”把社会资本挡在墙外。


于是,资本就在传统媒体之外疯狂追涨,吹起大量市场泡沫。我们时常看到个例和局部泡沫的破裂,但从新媒体整个盘子来看,由于泡沫此消彼长,整个大盘泡沫还没有破裂。


此外,还有偏好周期性问题。新媒体蜂起,全方位迎合受众的胃口,甚至迎合低级趣味和“重口味”。相比之下,传统媒体因有底线在,对受众这类偏好的迎合不够到位,致使受众大流量地被新媒体卷走了。如今,有部分受众在“重口味”的强刺激之后,出现了“审丑”疲劳,转而寻求更高阶的趣味。因此,以传统媒体当下处境就断然宣判其死刑,显然有些操之过急。传统媒体存活的依据仍在:


从社会维度来看,社会经受新媒体的大水漫灌之后,慢慢开始意识到,新媒体迎合式营销传播,造成巨大的供给不平衡,有些不该缺位的内容和价值没有到位。值此,传统媒体那些被遮蔽、埋没的价值和功能就应得以释放和彰显,以纠正新媒体所带来的偏向。


从传统媒体维度来看,今天的传统媒体也不再是昨天的传统媒体了。今天绝大部分的传统媒体都在谋求融合转型,以适应新媒体生态环境。比如,《人民日报》不再是一张报纸,而是一个融合媒体集群,其新媒体带着传统媒体的优质基因,在新媒体竞争场上表现出极佳的竞争力和影响力。


从市场的维度看,市场也意识到传统媒体的价值。知名品牌Supreme日前选择在形象更为传统、气质与自己不搭的《纽约邮报》上刊登广告。这种逆向营销效果不俗,不仅激活了传统媒体被沉淀的市场价值,甚至超过预想——报纸被炒到80美元一份。


可见,传统媒体这座富矿,远没有被挖掘殆尽。


作者:张涛甫 来源:环球时报


注意! 除非特殊注明,否则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作者:衡阳交通经济广播广告部

本文固定链接:http://www.fm0734.com/post/29.html

作者:衡阳交通经济广播广告部
衡阳交通经济广播广告部
发表评论
    暂时没有留言
    最新留言